Hi,
訂閱
報紙
紙質報紙 電子報紙
手機訂閱 
英語
學習
雙語新聞 翻譯協作
英語聽力 國際學校
口語
演講
精彩視頻 名人演講
演講技巧 口語訓練營
教育
資訊
新聞資訊 語言文化
備課資源 經驗交流
用報
專區
中學Teens
小學Kids
微信頭條
金庸先生,就此別過!那片俠義江湖,自留我心中
來源:CGTN、新華社、觀察者網    日期: 2018-10-31

“黯然銷魂者,唯別而已矣!”

 

《神雕俠侶》中,楊過因思念小龍女自創出奇功“黯然銷魂掌”。有句話說“個中滋味,唯有自知”,離別的凄苦,普天之下卻又無甚差別。陰陽兩隔的悲痛,更不必多言。

 

“秋風清,秋月明。落葉聚還散,寒鴉棲復驚。相思相見知何日,此時此夜難為情。”

 

對我們來說,這是一個悲傷的十月。

 

就在昨晚,據香港媒體報道,10月30日,一代武俠小說泰斗金庸(本名查良鏞)于香港跑馬地養和醫院逝世,享年94歲。

 

 

Jin Yong, China's most celebrated martial arts novelist and essayist, passed away in Hong Kong's Sanatorium and Hospital at 94 after a long illness, local media reported on Tuesday.

 

1985年古龍去世時,他的好友、武俠小說作家喬奇為他寫下一對挽聯——“小李飛刀成絕響,人間不見楚留香。”

 

如今,金庸先生仙逝,據澎湃新聞消息,驚聞噩耗的武俠作家溫瑞安手書了“獨孤不朽,令狐無敵”以表悼念。隨即,他又寫下:“天下無雙,不朽若夢,金庸笑傲,武俠巔峰。”

 

 

一代傳奇落幕,大家紛紛哀悼、懷念。

 

曾出演金庸作品的明星紛紛發文悼念:

 

(圖片來源:觀察者網)

 

網友們的懷念也讓人看哭了……

 

 

(截圖來自微博)

 

剎那間,多少人夢回少年。

 

那時,我們廢寢忘食、如饑似渴的讀著金庸武俠,為楊過小龍女的悲歡離合揪心,為喬峰壯烈赴死哀嘆落淚,為岳不群的老謀深算咬牙切齒,也為郭靖黃蓉的打情罵俏會心一笑……

 

多少少女們曾和郭襄一樣“一見楊過誤終身”;多少男兒欽佩喬峰的豪爽磊落,又想擁有令狐沖的瀟灑不羈。

 

(古天樂版楊過、李若彤版小龍女)

 

多少人對那些華麗神奇的武功招式心之向往:黃藥師的“桃花影落飛神劍,碧海潮生按玉簫”,郭靖的“降龍十八掌”,楊過的“黯然銷魂掌”,段譽的“凌波微步”,令狐沖的“獨孤九劍”,張無忌的“乾坤大挪移”……

 

(呂頌賢版令狐沖)

 

(黃日華版喬峰)

 

多少人曾渴望一睹“華山論劍”、“珍瓏棋局”;又或者和伙伴們爭論著,掃地僧和獨孤求敗,誰才是“天下第一”……

 

而如今,那刀光劍影、快意恩仇、俠肝義膽而又兒女情長的江湖夢,宛若一曲終了。

 

“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

 

讀金庸的人,都能脫口而出那句“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

 

昨晚,無數人在朋友圈轉發起這副對聯,為金老先生送別。

 

(圖源:新華社)

 

從20世紀50年代末至70年代初,金庸共寫武俠小說15部,讀者遍布全球。

 

取其中14部作品名稱的字首,便可概括為“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外加一部《越女劍》沒有列入其中。

 

金庸曾提到這副對聯的來歷。

 

2002年,他為自己整理修改后的《金庸作品集》撰寫新序,文中他寫道:

 

“為了使得讀者易于分辨,我把我十四部長、中篇小說書名的第一個字湊成一副對聯:「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短篇《越女劍》不包括在內,偏偏我的圍棋老師陳祖德先生說他最喜愛這篇《越女劍》。) 我寫第一部小說時,根本不知道會不會再寫第二部;寫第二部時,也完全沒有想到第三部小說會用甚么題材,更加不知道會用甚么書名。所以這副對聯當然說不上工整,「飛雪」不能對「笑書」,「連天」不能對「神俠」,「白」與「碧」都是仄聲。但如出一個上聯征對,用字完全自由,總會選幾個比較有意思而合規律的字。 ”

 

就是這副“說不上工整”的對聯,成了膾炙人口的佳話,也是幾代人的共同記憶。

 

而如今,隨著金庸先生仙世,他筆下的江湖也已成絕響。

 

 

 
 

飛:《飛狐外傳》The Young Flying Fox(1960年);

雪:《雪山飛狐》Fox Volant of the Snowy Mountain(1959年);

連:《連城訣》A Deadly Secret(1963年);

天:《天龍八部》Demi-Gods and Semi-Devils(1963年);

射:《射雕英雄傳》Legend of the Condor Heroes(1957年)——金庸“射雕三部曲”之第一部曲,也是其成名作;被金庸小說的讀者稱為“俠文化的歌頌”;

白:《白馬嘯西風》White Horse Neighs in the Western Wind(1961年)——附在“雪山飛狐”之后的短篇小說;

鹿:《鹿鼎記》The Deer and the Cauldron(1969年)(封筆之作)韋小寶七個老婆:沐劍屏、方怡、建寧公主、曾柔、蘇荃、雙兒、阿珂;

笑:《笑傲江湖》The Smiling, Proud Wanderer(1967年);

書:《書劍恩仇錄》The Book and the Sword(1955年)——第一部小說;

神:《神雕俠侶》Divine Condor, Errant Knight(1959年)——金庸“射雕三部曲”之第二部曲,被金庸小說讀者稱為“情的贊美”;

俠:《俠客行》Ode to Gallantry(1965年);

倚:《倚天屠龍記》Heaven Sword and Dragon Sabre(1961年)——金庸“射雕三部曲”之第三部曲;

碧:《碧血劍》Sword Stained with Royal Blood(1956年);

鴛:《鴛鴦刀》Blade-dance of the Two Lovers(1961年)——附在“雪山飛狐”之后的短篇小說。

《越女劍》Sword of the Yue Maiden(1970年)——金庸本意為“卅三劍客圖”各寫一篇短篇小說,最后只完成了頭一篇《越女劍》,因此沒有包含在對聯之中。

 

“凡是有華人的地方,就有金庸的讀者”。

 

 

一部百年武俠小說史,自還珠樓主以下,名家輩出,惟金庸名頭最盛、享譽最長,橫掃華人世界。

 

金庸,本名查良鏞,浙江海寧人。1948年移居香港,自1950年代起,以筆名“金庸”創作多部膾炙人口的武俠小說,包括《射雕英雄傳》、《神雕俠侶》、《倚天屠龍記》、《天龍八部》、《笑傲江湖》、《鹿鼎記》等。

 

1946年秋,查良鏞進入上海《大公報》任國際電訊翻譯。1948年調往香港分社。1952年調入《新晚報》編輯副刊,并寫出《絕代佳人》、《蘭花花》等電影劇本。期間與同事梁羽生相識為友。而后總編輯羅孚安排查與梁寫武俠小說于副刊連載,梁羽生編寫《龍虎斗京華》,查良鏞以金庸為筆名寫《書劍恩仇錄》,引起轟動,頓時金梁齊名。

 

Jin Yong is the pen name of Louis Cha. Born in Haining, east China's Zhejiang Province in 1924, he pursued undergraduate studies in Chongqing and Shanghai, and joined the newspaper Ta Kung Pao as a journalist and translator in Shanghai in 1946.

 

He relocated to Ta Kung Pao's Hong Kong office in 1948 and served as deputy editor of the then-New Evening Post, a newly-founded subsidiary of Ta Kung Pao in 1950.

 

1956年,與同寫武俠小說的梁羽生和百劍堂主在報上開設專欄《三劍樓隨筆》,三人合寫隨筆,給“新派武俠”留下了一段歷史見證。1956年在《香港商報》全年連載《碧血劍》。

 

1959年,查良鏞等人于香港創辦《明報》,后來推出包括《明報晚報》、《明報月刊》和《明報周刊》、及馬來西亞《新明日報》系列報刊,金庸還成立了明報出版社與明窗出版社。自1959年起,于自辦的《明報》上連載《神雕俠侶》,并為《明報》撰寫社評二十余年,以“左手寫社評,右手寫小說”傳為美談。

 

In 1955, he began writing his first martial arts novel, “The Book and the Sword,” under the influence of friend Chen Wentong, another martial arts novelist best known as Liang Yusheng.

 

In 1959, Jin Yong co-founded the Chinese-language Hong Kong daily newspaper Ming Pao and served as its first editor-in-chief.

 

此后十余年間,他共計寫下15部武俠著作。作品被譯成英語、法語、韓語、日語、越南語、泰國語等多國語言,暢銷全球。

 

Between 1955 to 1972, Jin Yong wrote 15 works, including "The Legend of the Condor Heroes," "The Return of the Condor Heroes," and "The Heaven Sword and Dragon Saber," most of which were published initially in installments in Hong Kong newspapers, and then in book editions.

 

Set in the ancient Chinese world of Jianghu, his stories feature intriguing plots and complex character relationships with a human-centered focus on honor and chivalry.

 

His works enjoyed wide popularity in Chinese communities worldwide by selling over 300 million copies, and have been translated into many languages including English, French, Korean, Japanese, Vietnamese, and Thai.

 

歷年來金庸筆下的著作屢次改編為電視劇、電影等,對華人影視文化可謂貢獻重大,亦奠定其成為華人知名作家的基礎,素有“有華人的地方,就有金庸的武俠”的稱贊。

 

(1983《射雕英雄傳》郭靖和黃蓉)

 

(1995《神雕俠侶》楊過、小龍女)

 

(1996《笑傲江湖》,令狐沖與任盈盈)

 

(1997《天龍八部》,喬峰與阿朱)

 

(1998《鹿鼎記》)

 

(1999年《碧血劍》)

 

(1999《雪山飛狐》)

 

(2003年版《倚天屠龍記》趙敏、小昭、張無忌

 

(2003年版《天龍八部》段譽)

 

1972年,《鹿鼎記》連載結束,金庸宣布封筆,退出俠壇,讓不少讀者為之遺憾。

 

在《紐約客》一篇有關金庸的文章中,作者曾這樣描述:

 

“他以筆名金庸廣為人知,其作品在華語世界的文化流行程度大約等于“哈利波特”與“星戰”之和。”  

Widely known by his pen name, Jin Yong, his work, in the Chinese-speaking world, has a cultural currency roughly equal to that of “Harry Potter” and “Star Wars” combined.

 

“金庸將江湖交織融貫于中國歷史,這就像是托爾金(《魔戒》(Lord of the Rings)作者)把自己的創造力帶向了查理曼時代的歐洲。”

Cha weaves the jianghu into Chinese history—it’s as if J. R. R. Tolkien had unleashed his creations into Charlemagne’s Europe.

 

(《射雕英雄傳》、《倚天屠龍記》日文版)

 

經英國出版社麥克萊霍斯(Maclehose Press)確認,英譯版《射雕英雄傳》將分12卷出版。

 

 

今年2月,第一卷《英雄誕生》(A Hero Born)已面向全球發行。紙質版定價14.99英鎊。

 

另外,這一次《射雕英雄傳》(Legend of the Condor Heroes)、《神雕俠侶》(Divine Condor, Errant Knight)和《倚天屠龍記》(Heaven Sword and Dragon Sabre)的英譯本將一同出版。(戳這里回顧)

 

(圖右為英文版《射雕英雄傳》,正在倫敦書店出售。來源:新華網)

 

“為國為民,俠之大者”;“憐我世人,憂患實多”

 

在《金庸作品集》新序中金庸曾寫道:

 

“武俠小說雖說是通俗作品,以大眾化、娛樂性強為重點,但對廣大讀者終究是會發生影響的。我希望傳達的主旨,是:愛護尊重自己的國家民族,也尊重別人的國家民族;和平友好,互相幫助;重視正義和是非,反對損人利己;注重信義,歌頌純真的愛情和友誼;歌頌奮不顧身的為了正義而奮斗;輕視爭權奪利、自私可鄙的思想和行為。武俠小說并不單是讓讀者在閱讀時做「白日夢」而沉緬在偉大成功的幻想之中,而希望讀者們在幻想之時,想象自己是個好人,要努力做各種各樣的好事,想象自己要愛國家、愛社會、幫助別人得到幸福,由于做了好事、作出積極貢獻,得到所愛之人的欣賞和傾心。 ”

 

金庸筆下的江湖,有兒女情長,更有家國天下。

 

我們記得郭靖曾給楊過這樣的教誨:“為國為民,俠之大者”。

 

郭靖又道:“我輩練功學武,所為何事?行俠仗義、濟人困厄固然乃是本份,但這只是

俠之小者。江湖上所以尊稱我一聲‘郭大俠’,實因敬我為國為民、奮不顧身的助守襄陽。

然我才力有限,不能為民解困,實在愧當‘大俠’兩字。你聰明智慧過我十倍,將來成就定

然遠勝于我,這是不消說的。只盼你心頭牢牢記著‘為國為民,俠之大者’這八個字,日后

名揚天下,成為受萬民敬仰的真正大俠。

 

——出自《神雕俠侶》

 

除了家國天下的豪情,金庸的作品也有悲天憫人的格局。

 

《倚天屠龍記》里,張無忌所在明教的教令,可謂概括了這種態度:

 

“焚我殘軀,熊熊圣火,生亦何歡,死亦何苦?為善除惡,唯光明故。喜樂悲愁,皆歸塵土。憐我世人,憂患實多。”

 

——出自《倚天屠龍記》

 

從小亦正亦邪的楊過,最終能成長為世人敬仰的“神雕大俠”,為民除害、襄陽立功,無疑離不開郭靖的這番教誨。

 

張無忌可謂武功集大成者,本可稱霸武林,卻常制服敵人而不殺害,更救人無數,正因有這樣“悲天憫人”的情懷。

 

喬峰一生有情有義,對愛情堅貞,對國家和民族忠誠,人生經歷坎坷悲壯,胸襟卻能氣吞山河,無疑是一個心系蒼生、悲天憫人的英雄人物。

 

而我們作為讀者,從小閱讀金庸的武俠,潛移默化受到這些價值觀、世界觀的影響。

 

如今,金庸先生走了。正如他筆下的俠士,笑傲江湖,不枉此生。

 

“今番良晤,豪興不淺,他日江湖相逢,再當杯酒言歡。咱們就此別過。”

 

先生乘云駕鶴去,而那片俠義江湖,自留我心中。

 

(圖片作者:@阿駘)

 

綜合來源:CGTN、新華社、觀察者網





相關文章

 
訂閱更精彩

 主辦
聯系我們   |    廣告業務   |    誠聘英才   |   演講比賽   |   關于我們   |   手機訪問
有意與本網站合作者,有關合作事宜請聯系我們。未經21英語網書面授權,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否則即為侵權。
主辦單位:中國日報社 Copyright www.8456466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復制必究
網站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8263   京ICP備13028878號-12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3664號

標題
內容
關閉
內容
五分彩是什么彩票